一杯茶半年赚了80多万 他要趁着夜色圆买房梦

  文 本报记者曲家乙  图 由受访者提供

  “夜晚是收获的时刻!”每天深夜,当陈炳毅吹着清凉晚风驾车行驶在振连路跨海大桥上时,心头总会涌起这样一句感慨。1986年出生的陈炳毅是大连夜经济的践行者和受益者,他的“实现方式”是在大连新兴小吃街——歹街经营一间水吧。这个只有12平方米的小档口向夜晚要效益,自去年5月份开业,在半年多时间里赚得了80余万元。

  一天卖出1700多杯

  封膜机直接“累”瘫痪

  陈炳毅在歹街那间水吧的名字挺佛系的——無耶“脏脏茶”铺。“在开这间水吧之前,我的心态一度很浮躁,想法太多,静不下来……無耶,就是勉励自己凡事看开,心平气和。”在夜色中守着一个小档口,看每天日落月升,从清静到喧闹,从欢聚到散场,陈炳毅渐渐沉静下来,他的心驻守在一份事业上,于有和无之间,收放从容。

  歹街真正的热闹出现在每天傍晚5点到深夜10点半左右,那也是陈炳毅及其同事最繁忙的时候。“最近两年,大连夜消费氛围越来越好,以歹街为例,这两年夏季,每天晚上,这条小吃街都人流涌动。街市里客流饱和了,游客们就在街口外排长队……”这么大的人流量通常都意味着生意火爆,小陈没有辜负如此氛围,他的“脏脏茶”铺是那条街上当之无愧的“网红店”,每天晚上顾客盈门,店前排长队已是常态。

  “这个小水吧算上我一共有5个人,但在夏季最忙时,人手仍然紧缺,有时不得不找朋友临时来搭把手。”小陈笑着说,去年夏季,该“脏脏茶”铺卖得最火的一天,仅线上订单就接了925笔,当天一共销售了1700多杯脏脏茶。最忙时,封膜机因为一直在工作,机体过热,直接“累”瘫痪了。

  在歹街这样的小吃街,有的是热闹和火爆,夜经济践行者们顺应需求,不断延长经营时间,让夜晚产生更大价值。“我们‘脏脏茶’铺最初营业到晚上9点多,现在已延时到深夜10点半之后了。”小陈坦诚地说,每天晚上,他都舍不得下班,留恋着夜色,留恋着夜晚的收益。

  半年时间赚80万

  夜间收入占70%

  每天经营到深夜累不累、困不困?对此,陈炳毅表示,晚上歹街很热闹,“脏脏茶”铺顾客络绎不绝,他及其同事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并不感到困乏。“现在,很多小吃和饮品档口的经营者已经不需要凌晨去进货、紧接着还要忙初加工了,而是都有各自专业的供货商,配货上门。”

  夜间经营的成本高不高?“我们是上午10点上班,晚上10点半左右下班,员工月工资4000多元。”陈炳毅告诉记者,在餐饮领域,水吧的工作相对轻松、干净,年轻人比较愿意干。而且,这类生意淡旺季明显,每年也就忙几个月,淡季时工作会很清闲。

  小陈认为,他的無耶“脏脏茶”铺是大连餐饮行业夜经济的一个缩影。“去年,我只干了半年多,共计销售了10万多杯“脏脏茶”,赚了80多万元。而今年,销量一定会突破10万杯!”他透露说,目前,其“脏脏茶”铺夜间收入已占到每日总营收的70%以上。

  在市区内买套房子

  他的梦想从未放弃

  对于像陈炳毅这样的夜经济从业者来说,夜色中没有倦怠,也没有意兴阑珊。“我们这条小吃街有四五十家商户,大家都在夜色中讨生活,在夜的喧嚣和热闹中,我们有价值地存在!”渤海大学毕业的陈炳毅有文采,也有想法。他认为大连餐饮行业的夜经济淡旺季太分明:每年5月1日~10月初是旺季,其它时间则很淡。对此,他希望能够引导本地消费者融入到夜经济中,逐渐养成夜间休闲、娱乐、餐饮的消费习惯,将夜经济全年常态化。

  陈炳毅的家安在开发区,虽然他曾想过在大连市区内买一套房子,那样就可以离父母近一点,也能离店铺近一些,但居高不下的房价让他“退避三舍”,只是梦想却从未放弃。

  每天深夜,在“脏脏茶”铺打烊之后,他都会心情愉悦地开车回家。在浅浅海湾的另一畔,年轻美丽的妻子在等着他归来。他很享受那段回家的路程,吹着海风,满载而归。这样的夜色总是太美太温柔,因为爱情,也因为财富和梦想……

    

  点亮大连夜经济

  夜经济是城市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激发城市活力、推动消费升级、促进经济繁荣及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为助力大连夜经济快速发展,我们走进了夜经济非常集中而活跃的领域——餐饮行业,重点关注该行业夜经济从业者的生存态,宣传他们为这座城市的经济繁荣和消费升级所做出的努力和贡献,弘扬他们在深夜里奋斗不息的精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