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钱,不好赚了

  这个培训班的资深舞蹈老师因个人原因,将于9月解散其授课的舞蹈班,让家长们尽早为孩子另寻新的舞蹈班。

  这个培训班的资深舞蹈老师因个人原因,将于9月解散其授课的舞蹈班,让家长们尽早为孩子另寻新的舞蹈班。

  文图 本报记者张婷婷

  培训班接二连三出状况,令周女士在这个夏天颇感头疼。“我女儿今年六岁,报读了5个培训班。七月份以来,舞蹈班换老师,钢琴班换地址,英语班干脆停业了。”周女士遇到的情况并非个案,谈及孩子的培训班,许多家长有着共同的体验。事实上,除了家长们能直接感知到的变故外,在背后,民办培训机构“换东家”的操作也在频繁进行,今年以来这种现象尤甚。

  这个暑假,洗牌季

  变故来得猝不及防。“先是舞蹈老师因家庭原因,要去别的城市发展。她同时也是这个舞蹈培训机构的法人,她九月份走了之后,这个舞蹈学校很有可能就关张了,其他的老师都太年轻,估计撑不起这个培训学校。”“钢琴班原先就在我家小区外的公建,当初报这个班,也是因为距离近,图方便。前两天培训学校通知我们说要迁移到3公里外的一个重点学区去,我们已经学了一年多,换其他机构的话,怕孩子衔接不上,继续在这个机构学,时间成本又显得高了。”

  周女士告诉记者,更夸张的是英语学校直接停业了。“我们从3岁开始在这个机构学英语,3年来累计花了4万多元学费。他家的教材是从美国买的版权,在大连是独家的,他家不做了之后,我们再去报读别的班,教学体系不一样,很担心孩子适应不了。”

  采访中,一家交易平台的负责人向记者提供了后台数据,今年五六月份,该平台每周新增的培训机构的出兑转让信息是10条左右,进入七月份,前两周均达到了20余条。“多家培训机构在登录信息的时候跟我们工作人员说,竞争太激烈了,实在顶不住了。”

  2019年,红海还是血海

  大连一家知名教培机构高层人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2019年并非很多资方原以为的教培行业的红海,而是血海。”

  据其介绍,民办教培机构的康庄大道始于2017年“新民促法”的实施,当时,确定了“民办学校的举办者可以自主选择设立非营利性或者营利性民办学校”,此后,迅速地,新兴民办培训机构如同潮水般涌现,很多投资客将眼光瞄准了教育培训行业,因为这是刚需。

  然而现实令许多投资客始料未及。2018年年初,教育部等四部门下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通知》;后来在2018年年底,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九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关于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这场对教育培训行业的整顿,被称为“史上最严”。“行业里盛传教培业寒冬已经到来。”

  该高层人士告诉记者,就在2018年当年,大连便有不少教培机构停业。另有一些虽然没关门,却在暗地里经历不止一轮地东家更迭。“竞争激烈是一个主要的原因。朴新教育、百时教育等大型机构纷纷入连瓜分蛋糕,新东方、学大接连推出低价促销抢占市场,在这样的背景下,众多大连本土的中小教培机构率先倒下了。”

  师资问题,最头疼

  记者在采访中接触到了一家从事幼小衔接与小学托管的机构,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这家机构接连换了三个东家,生源从鼎盛时期的200余人,滑落至现今的三四十人。

  该机构前负责人表示,师资问题是他运营时最头疼的方面。“招聘是成年累月都在做的事情,教师如同走马灯一般来来往往。”他直言,很多教师服务过三家以上的教培机构,而能够在一个机构工作多年的,从比例上来说少得可怜。

  “教师们频繁流动,一方面是因为很多教培机构的薪资管理体系不稳定,另一方面,在家族化明显的教培机构当中,晋升制度的缺陷也影响了教师队伍的稳定。”

  教师队伍不稳定对一些教育机构往往成了致命因素。“成手的教师一旦离职,非常可能带走部分生源;接手的教师,又容易出现孩子及家长‘水土不服’的症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网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